红运快三开奖查询今天 > 都市小說 > 最強逆襲 > 第七百九十一章 單挑廝殺
    第七百九十一章單挑廝殺

    吳三爺這些義子里面,楊登的性格最特殊,或者說楊登最簡單,從來都沒有牽扯進吳三爺其他義子的勾心斗角,喜歡的他會走的近,不喜歡的會敬而遠之,當然面子上還是過的去。

    說實話吳永川不過是當初對楊登有恩,特別的照顧這個小弟弟,楊登才對他很認可,一直都很尊敬他,如果是后來的吳永川,楊登可能就不太喜歡。至于羅長功,楊登是真的喜歡這位老大哥,他不像其他人那么的唯利是圖,很多事情都有自己不的原則和底線,所以楊登才愿意跟他走的近。

    只是這次,義父被刺殺以后,他們所表現出來的態度,真的讓楊登很是失望和震驚,他怎么都沒想他最喜歡的兩位大哥,居然不想著怎么為義父報仇,而是想著怎么去爭奪權利,他們對得起義父么?如果沒有義父,他們能有今天么?他們的良心不痛么?

    于是,最后就只剩下楊登獨自殺到寧波為吳三爺報仇,真是讓人唏噓感慨不已啊,也不知道在天之靈的吳三爺知道以后,會是什么感受,會不會覺得他做人實在是太失敗了?

    此刻,秦升一點都不意外楊登會來,不管兇手是誰,只要楊登知道是誰,他就一定會給吳三爺報仇,當初楊登能為他這個兄弟不惜背叛吳三爺,也要偷偷通風報信,如今楊登就能為了給吳三爺報仇而殺了他,楊登認他這個兄弟,同樣也認吳三爺這個義父,何況吳三爺對他有大恩大德,楊登怎么可能忘記?

    所有的所有,楊登分的清清楚楚,任何事情都不會糾纏,這也是秦升為什么認楊登這個兄弟的原因,這也或許就是吳三爺欣賞楊登的地方,他是所有人最開始的樣子,只是很多人走著走著就變了,只要他一如既往沒忘初心。

    林素已經認出楊登,以前在杭州的時候他們就接觸過,也知道楊登是吳三爺的人,后面發生的事情他也知道,只是不知道秦升已經殺了吳三爺,他不知道楊登為什么突然出現在這里的,但是任誰都能感覺到楊登的殺氣。

    林素有些擔心的看向秦升,常八極和楊大牛也沒攔著秦升,任由秦升這么往前走,想來秦升會處理好這件事情,不至于讓他們直接動手解決楊登這個大麻煩。

    秦升說完這句話后,楊登臉色微變道“你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楊登能這么快殺到寧波并不意外,畢竟盯著秦升這邊的不僅僅只有嚴朝宗那邊,吳三爺這邊也一直派人盯著,秦升行蹤自然在他們的掌控當中,羅長功和吳永川不愿意沾惹秦升,但也不會攔著楊登。

    秦升聽后搖頭苦笑道“我沒說你不敢殺我,你楊登什么不敢?何況,這也不是你第一次想殺我了”

    楊登沒有說話,只是死死的盯著秦升,他在想秦升到底想干什么,他可不會認為秦升會主動送死,秦升不傻,他更不傻,所以他在等秦升接下來要說什么。

    秦升繼續緩緩向前走去,絲毫不擔心楊登,只是道“對于你楊登,我秦升沒什么說的,我認你這個兄弟,只要你開口,不管任何事情我都會盡力去做,畢竟當初如果沒有你通風報信,我就不會有今天??墑?,我們的事情是事情,我和吳三爺的事情那是我和吳三爺的事情,吳三爺當初為了利益殺我,我沒什么可說的,最后我僥幸逃過一劫,這個仇我暫時可以放下,后來在上海他又聯手嚴朝宗再次針對我,我依舊沒說什么,還主動找他和解妥協,說以前的事情可以放下,只要他不再針對我就行,可是吳三爺拒絕了”

    說到這,秦升稍微有些停頓,語氣從剛才隨意變成了呵斥道“我秦升就算是脾氣再好,吳三爺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把我當軟柿子捏,我也是忍不了的,所以他不死誰死?”

    “你殺了義父,我就殺你給義父報仇,就像你說的,我們的事情是我們的事情,我和義父的事情也是我和義父的事情”楊登如此說道,理直氣壯的回應秦升。

    秦升不以為然的說道“縱然我秦升欠你楊登的人情,我也不會站著不懂等你動手殺我,然后去還我欠你的人情,畢竟我還有我的人生,我要是死了,那些在乎我的人怎么辦?所以你我能這么聊天,也是因為你我的關系,要是其他人的話,我早就讓老常和楊大牛動手了,哪會這么啰嗦,你覺得你是老常和大牛的對手么?”

    “秦升,你想說什么就直接點,這才多久沒見,你就這么的婆婆媽媽”楊登弄不清秦升的意圖,他也不是那種拐彎抹角的人,所以很是直接的說道。

    秦升這次也沒廢話,如實說道“我認你是兄弟,但你現在要殺我,我又欠著你的人情,這筆賬太復雜,所以今天咱們就算清。很簡單,我給你機會殺我,不會讓老常和大牛動手,你我直接交手,你要是能殺了我,那算你本事大,我秦升毫無怨言,你要是殺不了我,以后咱們的恩恩怨怨一筆勾銷,如何?”

    常八極很楊大牛聽到這話以后頗有些驚訝,常八極沒有說話,畢竟他知道秦升和楊登的恩怨,楊大牛卻連忙制止道“秦哥,你可別亂來啊,這小子不上道,讓我直接解決就行了,哪用得著你動手?”

    秦升回頭看眼已經走近的楊大牛道“大牛,今天你不用管,這是我和他的事情,讓我們算清楚,不然誰欠著誰都難受”

    林素也有些不放心,卻也知道秦升的想法,她緩緩走過來拉住秦升的胳膊道“用這樣么?”

    秦升自然不想失去楊登這樣的朋友,可是楊登也有自己的原則和堅持,他也沒有辦法,只能如此處理了,苦笑道“不用擔心,我有這個底氣”

    這段時間秦升幾乎沒遇到過什么危險,更別說經歷什么生死時刻了,但是他沒有松懈,只要抽空就會提升實力,初到上海的時候楊登就不是他的對手,他不信楊登現在還能殺了他,最多也就是一個兩敗俱傷,但是這件事情也就徹底解決了。

    “你確定?”楊登深思熟慮以后,毫不猶豫的同意了,只有這樣他才能有機會殺了秦升,不然只要常八極和那個楊大牛動手,他根本沒有什么機會但是他并不相信秦升。

    秦升擲地有聲的說道“我的人品,你還用懷疑?”

    說完,秦升就再次向前走了幾步,同時示意其他人往后退,給他和楊登足夠的空間,讓他們好好打一場,看誰能笑到最后?

    楊登直接脫掉了外套,只穿著已經被雨水打濕的黑色短袖,冷哼道“那就來吧”

    秦升早已沒有撐傘了,這會衣服也被雨水打濕了,他狠狠的抹了把臉后,什么話也都沒說,就直接沖向了已經準備好的楊登,楊登見秦升已經動手,于是也毫不猶豫的沖向了秦升,兩人就如此直接的開始廝殺。

    秦升氣勢如虹,雖然答應給了楊登一次機會,但他肯定不想死在楊登手里,楊登卻殺氣十足,這個時候他哪管什么兄弟情誼,只想著殺了秦升給義父報仇,他的想法就是如此的簡單。

    只是眨眼間,雙方就已經交手了,似乎都沒想藏著捏著,何況彼此都清楚對方的實力,所以這是一場酣暢淋漓的對攻廝殺。

    雨越下越大,幾乎看不清雨幕當中的兩個人,只見秦升和楊大牛你來我往,一照面,雙方就直接把對方打退了出去,楊大牛吃了秦升一腳,秦升也抗下了一拳。

    秦升大喝一聲道“爽”

    可是真爽么?不管今晚輸贏,他都知道肯定會失去楊登這個兄弟,這也很有可能是他們這輩子最后一次見了,只是以這樣的方式告別,確實讓人有些唏噓感慨不已,他如果贏了的話,自然不會殺楊登,畢竟他還是他的兄弟,但是楊登從此以后也肯定不會見他。

    就此別過,再無交集。

    所以秦升心里有些憋屈,只能以這樣的方式發泄……

    上海,嚴朝宗還沒從吳三爺的死訊當中回過神,多少有些難以置信,叱咤風云多年的吳三爺就這么死了,估計誰都沒有想到。不管兇手是誰,老和尚也好,還是秦升那邊也罷,難道他們就不怕吳三爺背后的勢力反撲?畢竟吳三爺在浙江這么多年,關系網根深蒂固錯綜復雜,誰讓浙江這地方近些年可謂是風生水起。

    不過,嚴朝宗沒時間考慮這事,老爺子讓他得去趟外地,親自給和嚴家交好的某位世家長輩賀壽,本來應該是嚴二叔去的,可誰讓嚴二叔如今還在醫院養傷,嚴朝宗作為嚴家現在的負責人,也只能是嚴朝宗去了,何況只是一件普通的事情,誰也不會去多想。

    可是,嚴家根本想不到的是,這件事情的幕后可沒那么簡單,那位親自幾次拜訪過秦長興的老人,這次親自謀劃了這個局,誰讓這是秦長安親自開口要殺的人?

    所以,當嚴朝宗動身前往福建仙游的時候,那對奇葩的師姐弟也動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