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运快三开奖查询今天 > 其他小說 > 小佛神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解繩子
    “好。。。好,停!對。。。先解繩子,,,”

    “大家注意點啊,輕拿輕放。。。謝謝諸位!”

    我忽然想起,前段時間我爸跟我提起,最近要搬來兩個新鄰居。

    當年,我爸下鄉回來,求爺爺告奶奶地走了不少關系,終于進了本市一座國有企業工廠,后來工廠給分了房子,就是我現在居住的這棟。這是一棟九十年代建的紅磚樓,最早時算是單位分的福利房,后來政策改變,我們家便花錢買了下來。這棟樓共六層,每層有三個住戶,我家住二層中門。原來的兩個老鄰居,據說他們的孩子混得風生水起,相繼在外面買了房子,于是就想把老爹老媽接到環境更好的地方去居住。

    “你瞧瞧人家的孩子!”我爸如此對我埋怨,我無言以對,但是心中懷有疑惑:這兩個從小連高中都沒考上的家伙是怎么混得這么牛逼的,而且怎么會突然就這么牛逼了?

    對于他們的成功,我的心酸溜溜的,實在是感覺這大學白念了。

    從我爸聽說他們兩家都有個很牛逼的兒子到人去樓空,前后大概半年時間。后來,搬走的兩家人又覺得空房子閑著實在可惜,所以這兩個老鄰居便把房子租了出去??蠢?,如今是租客到了,而這車運的正是他們的行頭。不過,通常來說,搬家的卡車,裝的都是滿滿當當的的家具器用,而眼前這輛卡車,偌大一個卡車貨斗,怎么就裝著兩個紙箱子呢?

    大學畢業后,我應聘了本市一家私企小工廠做繪圖員。工作很忙,平時沒有節假日,時常加班加點,而且工資也不高,加上相親屢次失敗,應該說,日子過得不算順心。

    事業與愛情的雙重坎坷使我本來就不太豁達的心胸逐漸扭曲,并呈現出四仇之相,一仇富,二仇帥,三仇家境,四仇智。當然,對于一個心態失衡的人來說,任何事物都可以成為仇視的對象,又何止四仇?有句話說得好:拉不出那啥怨引力不強。

    不過,在本市工作,免去了租房等一應額外開銷,日子雖不順心,但還算安逸。

    不過,在成長的過程中,每當周圍的人談起他們豐富的夢境時,我還是會報以小小的羨慕。因為,我只會做同一個夢。

    除了這個每晚必做的夢以外,我和一般人比沒有任何區別。不過,這種情況,自那兩個人成為我的鄰居開始,就發生了改觀。

    故事還要從頭講起。

    我就這么渾渾噩噩地晃到了三十歲。在這個本該小有所成的而立之年,依舊一無所有。

    那是一個深秋的周日。

    已然日上三竿,我依舊沒有起床,只為享受一下從暗無天日的繁重工作中拼命擠出的一個休息日,沉浸在睡夢中不愿醒來。然而,就在我想追住那個金色神人問個清楚時,我還是醒過來了。

    我不禁回想起七年前,也是深秋時節。當我把每日都通宵達旦地奮斗了半個多月的課程設計交給指導老師,并終于得到一個滿意的結果時,我也扭頭望向了窗外。

    校園內,秋風蕭瑟,金葉鋪地,校門外,一條大路沖開滿地秋葉,直通遠方。

    我天真地以為,通宵達旦地半個月付出,不僅能值回一個滿意的成績,同樣能夠給我鋪就一條金色的職業大路,到三十歲的時候,我就能過上眾多白領電視劇中所展現的那種生活:西裝革履,名表在腕,皮鞋油亮,嬌妻在側(或許長得像劉濤)。家住二層小洋樓,就是那種韓劇或國產愛情yy劇中男主角住的那種帶樓梯的房子;寶馬上路,名企工作,一間寬大的獨人辦公室,一個制絲小秘,幾個給我匯報工作的手下,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逢年過節的時候,或許還能組織一場同學會,大家一起坐下來催牛逼,秀優越,簡直爽透了。

    七年之后的今天,想想當初天真的想法,不禁啞然失笑?;拐嬡緱沃心歉黿鶘碩暈宜檔哪茄?,這個想法只能屬于夢境的范疇,也許是屬于我的另外一個人生,但絕對不是這個人生。

    想當初,剛剛踏出校園時,我爸就跟我說,我可以子承父業,直接進他工作了一輩子的國企工廠。

    我自己去工廠考察了兩遭,覺得對于一個念了十幾年書的大學生而言,這里著實不是一個理想的工作環境,再一問收入,更是讓我退避三舍。

    當時我爸就罵我:“你小子什么水平當老子的最清楚,有口飯吃就不錯了?!?br />
    因為當時我沉浸在未來娶劉濤開寶馬的迷夢中,便沒聽老子的話。非要要去追尋自己的夢想。于是我開始跑招聘會。

    正趕上夏初。雖說天氣還算不上太熱,但是繞著小區快步走上兩圈,還是會搞得汗流浹背,更不要說往來馳驟于各大招聘會了。

    雖然我身冒酷熱,體流臭汗,且擠著公交,但我的心是亮堂的。因為我十分確信,五年之后,我就不會再和這些每天灰頭土臉地擠公交上下班的上班族處在同一個階層了,因為,我和他們不一樣,我有夢想。

    當我第一次走進招聘會場后,著實被那種人山人海的氣勢震住了:黑壓壓的一大片,人頭攢動,人聲鼎沸。一個個五官娟秀的人力小妹兒坐在排成一排的小桌前,面帶儀式性的笑容,或解釋求職者的問題,或查閱簡歷;再看那些招聘桌,上面全都累了一大摞厚厚的簡歷紙。

    我隱隱感到不安,因為我知道,有夢想的不止我一個,那些個以郵遞員般嫻熟手法把自己的簡歷投到招聘桌上的每個求職者,他們都有夢想。

    僧多粥少。現實的引力實在是太沉重了。

    一年又一年,我逐漸把夢想揣進了兜里,然后踩在腳下,最后干脆扔進了垃圾桶。當我最終擺正自己的心態后,因為年齡的原因,老爸給我安排的那所國企也進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