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偉看著那張小小的被布置的異常漂亮的餐桌,有些感動又有些得意。

    倩然似乎從來沒有對他如此用心過,兩人平時約會都是在外面吃飯,她從來沒有親手為他做過飯菜。

    或許吧,大城市的女孩并不覺得為男朋友做飯能代表什么,可羅偉卻覺得很新鮮,覺得有個像小伍這樣的女孩,愿意為他親手煎牛排,布置餐桌,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不只是牛排,小伍還做了一份金槍魚沙拉,還有兩份番茄意面,味道很不錯,和外面的西餐廳有一拼,她曾經在意大利餐廳打工,所以偷偷和主廚學習了幾招,今天就拿來對付羅偉了。

    兩人很開心,邊吃邊喝邊聊,不過是紅酒,兩人卻都喝出了微醺的感覺。

    聊得太過開心,便借著所謂的醉意,干脆聊到了床上。

    倩然一個人買完了裝修材料,又打車送去了婚房給裝修師傅,忙完之后看看表,已經是晚上七點了,她打電話給羅偉,想約他一起出來吃飯,順便和他說下婚房的裝修近況,可是連著打了三個電話,都沒有人接,變猜測他應該是在家里戴著耳機打游戲,沒有聽到鈴聲。

    無奈之下,只得自己在路邊隨意吃了碗面,然后回家休息了。

    她不知道的是,在城市的另一端,她的未婚夫和她的好閨蜜正在床上無恥的翻滾著。

    第二天,兩人從睡夢中醒來,小伍嬌羞的靠在羅偉懷里,喃喃道,“羅師哥,這是我的第一次”

    羅偉倒沒說什么,因為倩然跟他在一起的時候,也是第一次。

    本來,倩然很保守,堅持不跟他snn,可后來雙方都見了家長,訂了婚,婚期也定下來了,在他的積極勸說下,倩然還是沒守住,把自己給了他。

    本以為,兩人都快結婚了,沒什么了,她又怎會想到,這個混蛋背著她搞她的好友?

    此時此刻,羅偉并沒有下定決心。

    倩然除了不會做家務,其他方面都不錯,條件好,家庭背景也好,小伍是溫柔體貼,可已經睡過了,倒沒有那么多的吸引力了。

    “小伍啊,我還要上班,洗漱下,先走了?!彼鶘?,走進浴室,很快里面傳來淋浴的聲音。

    小伍盯著床單上那一抹紅色,緊緊咬唇,不管如何,她已經付出了一切,羅偉,她必須抓住。

    既然,他還猶豫不決,不如,從倩然那邊下手。

    羅偉從浴室出來,穿衣服的時候,就看到了床單上那一抹鮮艷的紅,連忙別開目光,假裝沒看見,逃也似的跑了。

    小伍咬緊牙關,這個時候,她不能認輸,只要嫁給羅偉,她就能在市徹底站穩腳跟。

    對了!那天吃飯的時候,聽倩然說,每天公司里所有的快遞都是她幫忙去發,而自己正好有一個老鄉是快遞員,二十三四歲,又高又帥。

    就讓倩然幫幫忙,把手里的快遞給自己的老鄉,再鼓勵老鄉去追求倩然,一來二去,拍點曖昧的照片發給羅偉,他的心肯定會動??!

    說干就干,當天中午,小伍就約了老鄉出來吃飯,老鄉名叫段一山,很是老實,聽說小伍要介紹長期合作的公司給他,高興壞了。

    接著,小伍又約了倩然出來,跟她一頓拜托,倩然當然不好意思拒絕,反正這公司里的快遞交給誰都是一樣的,段一山還給她打了個折扣,比現在的快遞費還要便宜一些,公司當然同意。

    就這樣,小伍把倩然的電話和公司地址都給了段一山,讓他第二天去公司收件,去之前,特意告訴他,說倩然是個絕世大美女,弄得他心里很是期待。

    第二天下午,段一山準時去了倩然所在的公司,到大廳里,就看到一個漂亮的小姐姐站在大廳一側,腳下有十幾個快遞箱子,手里還拿著一沓快遞的文件,他推著推車,三步并作兩步走過去。

    “請問你是小伍的朋友倩然嗎?”

    “是的,我是,這些都是要發的快遞,麻煩你清點一下,多少錢,我給你?!?br />
    “不用,不用,那樣太麻煩了?!倍我簧槳閹械目斕鶯兇傭及岬匠瞪?,“我回去統計下,然后發給你一個錢數,咱們一月一結就好,省得日日算麻煩,還有,下次你在4樓等著就好,我帶著車上去拿方便,你這搬下來太累了?!?br />
    倩然笑了笑,“那真是謝謝你了?!?br />
    她感嘆小伍老鄉這樣實誠,價格給的便宜,還可以月結,這樣就省了很多事情,也不用她日日把快遞搬到大廳里。

    段一山憨笑著,目光定在倩然臉上,果然,她如小伍所說的,是個絕世大美女。這樣的美女,他當然要多幫幫忙了。

    兩個老實人,誰都不知道,這是小伍安排的一個陷阱。

    很快,到了秦念婚禮這天。

    5月20日,眼光明媚,天氣很好,是個適合結婚的好日子。

    這場婚禮,驚動了市整個豪門圈,但凡有頭有臉的人,都攜家屬一起來參加婚禮。

    秦家人、宋家人都來了,宋家兩兄弟有些忐忑,他們不明白,秦念明明已經知道了一切,為何不找宋宛如算賬,反而像沒事兒人一樣,請她來參加婚禮呢?

    宋宛如和秦慧妍作為娘家人,面色卻都不好看。

    所有人都在驚嘆于婚禮現場的布置,完全是古風,就像是畫里畫的一樣精巧絕倫。

    這個婚禮現場,從一個月前就開始布置,整整布置了一個月,紀璟睿隔天就來監工、檢查,所以最后的效果才會如此驚艷,堪比制作精良的古裝電視背景。

    宋宛如和秦慧妍見秦念嫁的如此風光,心里不爽到了極點,這個死丫頭,也配幸福?憑什么?

    呵!若不是她弄了個發布會,害得母女兩人身敗名裂,現在,兩人還是尊貴的秦太太和蘇太太,哪像現在,站在這里,豪門太太們一一走過,卻沒人停下來和她們寒暄,甚至于還有一些小聲的議論聲傳來。

    “她們兩個怎么好意思來呢?”

    “就是,發布會上那場撕b大戰那樣精彩,那樣用力的潑臟水,還好意思參加婚禮?”

    “哎呦,你別忘了,她們兩個可是紀太太的娘家人?!?br />
    “什么娘家人??!紀太太會承認嗎?都是她們害得紀太太擔了那么多年的罵名,紀太太的媽媽更是因為她們死不瞑目,我看啊,紀太太請她們前來,不是想要她們祝福,而是想狠狠打她們的臉?!?br />
    “要說打臉,那確實是做到了,看這婚禮現場,絕美無比,再比比秦慧妍當時的婚禮現場,真是一天一地啊?!?br />
    “可不,要說秦慧妍的婚禮真是慘,別說跟紀太太相較了,就是跟云菲菲和傅成皓的婚禮相比,那也是慘不忍睹的?!?br />
    “現在,她又生了個女兒,在蘇家還能有地位嗎?”

    “有地位才怪呢!聽說蘇夫人把她趕出去住了?!?br />
    “真是一場好戲啊”

    議論聲不時傳過來,秦慧妍死死攥著裙擺,眼底全然是憤怒。

    都怪秦念這個死丫頭,害得她成了笑話!

    蘇宇軒卻若有所思的環視四周,婚禮的布置真的很美很夢幻,這樣的婚禮才配得上秦念,他曾經想過,要給她一場最美最耀眼的婚禮,可沒想到,這個愿望卻被紀璟睿實現了。其實,他并不愿意來參加婚禮,不想看著她被別人牽著走向幸福。

    可他又忍不住想來看看她穿上禮裙的樣子,也許,這輩子,也就能看見這么一次了。

    題外話

    晚上有四更哈16